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仑有哪些打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9 22:21:2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仑有哪些打胎医院,宁波华美妇女流产价格,华美妇女医院打胎的价格,舟山医院人流费多少,象山哪里做人流的医院比较好,慈溪哪里看妇科,慈溪做无痛人流哪里有

  日本“森友学园”丑闻在冲击着安倍晋三政权的同事,意外地将一本被禁封了70年的军国主义“妖孽读本”带人了战后日本人的视线。森友学园下属“冢本幼儿园”因向儿童教授军国主义色彩浓厚的《教育敕语》饱受批判。而吊诡的是,这个短短315字的读本正在日本互联网上掀起了一股“新知潮”。面对这个现象,我们不禁想起了一则古老的寓言。。。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夫人安倍昭惠访问向儿童灌输右翼思想的冢本幼儿园

  这本由明治天皇颁布的《教育敕语》到底是个什么鬼?先上图感受一下:

  

  图为《教育敕语》原文

  短短315字,没成想难倒了岛国好汉。怎么眼前都是自己认识的“蝌蚪文”,可就是不明白它说的啥???一众日本人在网上发帖问,“《教育敕语》到底是啥?”

  

  ·有日本人问,“《教育敕语》哪里不好”?

  

  ·“幼儿园里朗读《教育敕语》有什么问题?”

  

  ·最近成为话题的《教育敕语》写了些啥东东?

  

  ·《教育敕语》不是非常了不起的文章吗?哪里不好了?

  

  ·是日本人的话,就必须会背《教育敕语》吗?

  

  《环球时报》记者问了几位老中青不同年龄层的日本朋友,他们也都表示,是看了新闻才知道有《教育敕语》这个东东,但具体是个啥也说不上来……

  难道说日本三代人都不知道《教育敕语》是个啥?!

  

  讲真,不知道《教育敕语》是个啥,还真怨不得日本人。或许不知道还算得上是一种“政治正确”呢!日本政治评论家本泽二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东西早在1948年就废除了,连70多岁的他都没学过!

  不过,这部沉寂近70年的“教育文件”,日前随着“森友学园”的丑闻进入公众视野,不仅引发日本网友热切的求知欲,连日本小说家高桥源一郎也一路小跑来凑热闹。

  高桥源一郎是日本知名作家,1981年凭借小说《再见吧,暴徒们》获第4届群像新人长篇小说优秀奖,受到了日本文坛的支持和关注,被称为“流行文学的旗手”。1988年以小说《优雅感伤的日本棒球》获第1届山岛由纪夫文学奖,2002年凭借《日本文学的盛衰史》获第13届伊藤整文学奖,至今仍是日本最为活跃的作家之一。

  

  图为日本小说家高桥源一郎

  值得一提的是,高桥还在最近大火的日剧《四重奏》中跨界扮演女主之一世吹雀的父亲,出场镜头寥寥,让观众大呼“这样用他太奢侈”!

  

  图为高桥源一郎在日剧《四重奏》中的剧照

  

  图为高桥源一郎在日剧《四重奏》中的剧照

  高桥源一郎出生于1951年,身为小说家的他在推特上直言,看了《教育敕语》,“不太懂里面的意思”……于是“花了一小时左右的时间,试着翻译了一下”。

  

  高桥源一郎将《教育敕语》翻译成白话文后发表在推特上,立刻成为热门话题,没成想还引起了日本网友互相“掐架”。

  教育敕语①“大家好,我是天皇。请多关照。我现在要说说平时想的东西,你们好好听着。这个国家原本就是我们天皇家的祖先创立的,你们知道吗?反正,我们祖先世世代代都很高尚,有着优秀的品德。”

  

  图为高桥源一郎推特截图

  教育敕语②“你们这些国民,现在,都是我们伟大的天皇家的臣子,这点可不能忘了。而且,你们这些国民,长期以来,都作为臣子像君主尽忠,也作为子女像父母尽孝。”

  

  图为高桥源一郎推特截图

  教育敕语③“关于这一点,没有一个人例外。这段历史,是这个国家的根源,也是了不起的地方。因此,教育原理也不得不以此为基础。你们这些天皇家臣的国民,要以此为前提,尊敬父母,团结兄弟,夫妻不要吵架。”

  

  图为高桥源一郎推特截图

  教育敕语④“而且,朋友之间要互信,不管干什么都要谦虚谨慎,保持博爱精神,要用功读书,学习工作的方法,这样才能让智慧和能力更上一个台阶,成为德才兼备的杰出人才。一定要成为优先考虑公共利益和社会的大写的人。”

  

  图为高桥源一郎推特截图

  教育敕语⑤“理所应当的是,珍视我制定的宪法,绝对不能违法。听好了吗?在此基础上,一旦发生什么事情,不对,直截了当地说,如果发生战争,你们要有勇气,为公奉献。”

  

  图为高桥源一郎推特截图

  教育敕语⑥“与其这样,不如说,永远为保护我们天皇一家而战。这是礼仪,也是‘作为人的正确之路’。这不仅证明了你们是我家忠诚的臣子,也赞扬了你们的祖先曾发过同样的誓言,忠于我家。”

  

  图为高桥源一郎推特截图

  教育敕语⑦“我所讲述的,都是我们天皇家族伟大的祖先流传下来的宝贵的教训。作为子孙的我们,以及作为臣子的你们,都应该共同遵守。是适用于所有时代,适用于全世界的,绝对没有错误的‘真理’。”

  

  图为高桥源一郎推特截图

  教育敕语⑧“因此,不论是我,还是你们这些天皇家臣的国民,绝对不能忘记,大家要团结一心,践行上述内容。完毕。明治二十三年十月三十日天皇。”

  

  图为高桥源一郎推特截图

  这下看懂《教育敕语》说的是啥了吗?那我们来看看日本网友看懂没。

  在小说家推特的跟帖中,先是有一拨人表示赞同!

  简明易懂!

  

  原来如此,很明白。就是要重视家人和朋友吧,但是背诵有意义吗?像般若心经那样的话更有效果吧。

  

  纳尼?几位网友,你们对这本军国主义读本的理解就是如此“图样图森破”吗?

  也有智商出众的,下面这名网友的理解就深了一层。

  我觉得口语的话这样翻译合适,要是我的话会解释的更过激。简单的说,意思无非是“你们这群老百姓都得乖乖听话,万一有什么事儿,要准备好为我们(皇族)和国家去死。”

  

  紧接着就有人跑过来干仗!

  一句话,不成体统。

  

  不要变成这种曲解的脑子。

  

  好像不理解解释和翻译的区别。太过分了。

  

  啊啊,因为错了所以成热点了吧。

  

  高桥不知道日本的历史,不懂语言,完全不知道国体是什么,完全暴露了知识浅薄。同样作为日本人,感到羞耻。

  

  翻得太差啦!因为是小说家所以擅长妄想对吧?(看评论)竟然有人认可这位先生的翻译,这太让人吃惊了。自己看看《教育敕语》颁布的经过和书籍内容,用自己的脑袋想想吧。就不会得出这样离谱的解释。

  

  以上几位网友,实在get不到你们的点,你们确定自己看懂了《教育敕语》?

  还有网友发出“诛心之论”:

  这个人不是和战时利用教育敕语的那些人一样吗?用来带有政治意图的宣传。

  

  估计看过日本网友的留言,大家对《教育敕语》的理解有点乱,别急,我们慢慢道来。咱先上个《教育敕语》的中文版(据说这是百年前日本官方的中译本)瞅瞅:

  

  跑个题先,由我泱泱中华古文表述出来的文字,就是美啊!而这么看,《教育敕语》好像也没啥过分内容。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就曾公开表示,应该找回《教育敕语》中“以道义国家为目标,奉行孝敬父母等核心内容”。可当场便有人质问她,“难道没有意识到《教育敕语》是和战争之路联系在一起的吗?”

  

  好了,那我们就来认真说说《教育敕语》是个什么鬼吧。

  话说,《教育敕语》诞生于日本社会一个思想混乱的年代。甲午战争前夕,历经明治维新刺激的日本国力大增,而以自由、民权为代表的西方文化思想也开始在原本封闭的日本社会见缝插针。此时对急欲发动日清战争以夺取东亚领导权的日本统治阶级来说,至关重要的就是统一国民思想,好让举国上下一心实践扩张主义国策。

  1890年10月明治天皇下令颁布《教育敕语》,在全国各小学推广。这部看起来像是一份教育文件的指令,实际上所指教育是以“培养臣子”为出发点,其“德育”内容最后也都归结到“为天皇尽忠”上面,其宗旨则成为二战前日本教育的主轴。

  在《教育敕语》颁布前,明治政府还颁布了专门针对军队进行思想指导的《军人敕谕》,可以说,这两份“诏书”影响了近代日本的国民思想,对军国主义思想在日本社会中的蔓延起到极其重要的助推作用。尤其是《教育敕语》中的部分叙述,实际上已经暗示了盲目听从天皇旨意、成为国家工具的意思,体现了当时日本军国主义扩张的企图。

  昔日《教育敕语》在日本地位之高,由一件当年的“网红事件”可见一斑。当时,日本政府规定,学校必须将天皇夫妇照片和《教育敕语》一同供奉起来,逢元旦、天皇生日啥的,全校师生还得搞个仪式集体诵读一番。供奉之处名曰“奉安所”,后来还升格成了“奉安殿”。话说,1891年,东京第一高等中学举行开学典礼,一项仪式是全校师生向天皇照片和《教育敕语》行“最敬礼”,身为老师的日本教育家内村鉴三不知为啥,只行了个一般的礼。这可了不得了!内村一下子就成“网红”了!从报纸杂志、到社会舆论,“国贼”“不忠之臣”等大帽子凶猛砸向内村,还有学生把剃刀夹在信里送给内村,要求“不敬之徒,剖腹去吧”!受惊过度的内村迅速从学校辞职,可怜的是,他都躺在了病榻上依旧遭到各种辱骂和恐吓。

  这本被神格化了的《教育敕语》终于在二战后的1948年被正式废除。没成想,70年后,当“森友学园”下属“冢本幼儿园”被爆教给幼儿《教育敕语》时,幽灵复活了!日本政治评论家本泽二郎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时至今日还有学校在教授《教育敕语》实在令人“大吃一惊”!

  而更令《环球时报》记者吃惊的,还有另一个发现。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在“森友学园”丑闻曝光之前,日本社会鲜有提及《教育敕语》,70年间,它几乎可以说是在日本社会中消失了,至少在见得到光的地方,没见它“复活”。比如,2013年有日本网友曾发帖问,“《教育敕语》为啥不能复活?”当时点击量只有84,收获了1人回答——“落后时代,没有意义”。某种意义上来看,《教育敕语》“凭空消失”了70年,作为中国人,我们该为这位邻居“去军国化”的这一项努力鼓个掌。

  

  然而,在“森友学园”丑闻曝光之后,日本雅虎上关于《教育敕语》的检索数量一下突破187万。

  

  幸好,在“森友学园”丑闻引爆的网络热搜中,我们欣慰地发现,大部分日本网友是清醒的。有日本网友说,《教育敕语》是典型的“洗脑”“精神控制”的手段,“非常危险”!这也不难想象,战后接受“美化历史教育”的日本人对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有多不了解!

  

  但本泽二郎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认为,在日本类似“森友学园”的教育机构应该“不会是零”,可能还有尚未被曝光的右翼学校。也就是说,在21世纪的日本,可能还有人在学习《教育敕语》!

  记得《一千零一夜》里有个《渔夫和魔鬼的故事》,告诉我们,对付魔鬼那样的凶恶敌人,不能抱有幻想,要依靠自己的智慧战胜它,正义的力量一定能战胜邪恶的势力。100年后偶然“得救”的魔鬼不知悔改最终被聪明的渔夫降伏,希望70年后想要“复活”的这本军国主义“妖孽读本”,也能被理性的日本人关进“正义之瓶”。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宁波和华美医院人流